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纪念文章 正文

伦敦的尊荣:高贵而亲民的王室赢得了人民发自内心的尊重

作者:时间:2018-06-19

伦敦的尊荣:高贵而亲民的王室赢得了人民发自内心的尊重


按:从5月19日到29日,我用了十天的时间,走了英、德、法三个国家,刚刚结束首届西太湖论坛,算是给自己放一个假。旅途劳顿,一直没有写文章,带的电脑成了装饰品。回到国内,结束了连续的出差后,想想还是有话要说,于是有了这《欧洲三国行记》。

白金汉宫

欧洲三国行记之伦敦

我从来没有到过英国。当我到了伦敦之后,绞尽脑汁想,我和伦敦有什么渊源呢?

可以说,最早的渊源在我13岁时,那年我考入了“北京外国语学院附属外国语学校”,这是当年很少的培养外交官的学校,我们班上有一位来自伦敦的老师,叫韩德(HUNT),尽管只学了不到一年就文化大革命了,但是还是起到了打基础的作用。去年,英国皇家园艺学会的主席会长一行到杉园,我忍不住秀了几句英语,没想到这些正宗的英国人说,你是伦敦口音啊!我说,我的第一个英语老师就是伦敦的汽车售票员呢!

关于这位英语老师,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只是知道他是夫妻两个一起在附校任教,住在友谊宾馆,当时最高大上的涉外宾馆,每个月的工资是450元。对于当时平均不过四五十元的工资水平来说,这是个天文数字。我常常不怀好意地想,这么多钱,怎么花啊!

还有一件事情记忆深刻。我们那时候是小班教英语,四十多个人分成三个小班,外教教课,班上同时坐一位中国老师协助。那天上课,韩德问在课堂上的于韵秋老师,说听说你病了,打针去了,是打胳臂吗?于老师回答说,不是,是打屁股。就这一句话,“文革”中被翻腾出来,被说成是流氓言论。

前些年,韩德回到中国,看望他曾经的学生们,垂垂老矣的他看到当年的青春少年也都白发苍苍了,其实相信他也认不得大家了,联系着我们的,只是北外附校那段历史。

所以,我一到伦敦,想到的就是韩德。那个在课堂上为了用英语绘声绘色地表演“公鸡与狐狸”的可爱的英国人。

第一次到英国,虽说住了五天,蜻蜓点水,只说一点感受,但是也不见得准确。这一点,就是英国王室受到的人民发自内心的尊重。英国王室是现存最古老的王室之一,每代君主的加冕仪式都严格奉行完全一样的传统,这使得英国王室的加冕典礼成为现存的、依然举行的最古老的仪式。

在白金汉宫前

这次到伦敦,首先是参加闻名遐迩的切尔西花展,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进了白金汉宫,见到了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在等待王子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著名的禁卫军交接典礼,士兵们穿着红色的礼服,特别是头上戴的黑熊皮的高高的帽子,特别有历史感。传统的仪仗保留了皇家威仪,在暮春的阳光下,非常认真的禁卫军士兵们出了一身的汗。因为我们在等待安德鲁王子接见的时候,两位带队的禁卫军军官走到我们休息的地方,我好奇地看了他们的帽子,很重,热天戴上一定很不好受。据说,常常有士兵在执行仪仗任务时晕倒。我开玩笑建议说,这么高的帽子,完全可以在里面装上一个微型空调。

白金汉宫以外,有很多围观的人,我相信绝大多数是游客。但是,我在伦敦几天,和当地人谈起女王和王室,大家都是发自内心地尊重。我也在琢磨,一个王室,养尊处优,生活水平远在一般老百姓之上,属于不同的阶级,为什么会得到人民发自内心的尊重呢?

英国是君主立宪制国家,英国王室是英国的精神象征,古老的英国王室在现代英国社会中发挥着凝聚力的作用。并不具备实质性权力。也就是说,王室平时是没有国家大事要管的,也不制定政策,也不负责日常操作。这样,就没有了犯错误的机会。伟大光荣正确自然而然就跟随着王室。反过来想,做事越多,犯错误的可能性越大。

王室没有日常管理国家的事情要负责,同时保留了历史留给他们的高贵,当然,说到历史,几百年来的王室也充满着斗争,不过是几百年的激流湍急,河里的石头也被冲走了棱角,成为圆润剔透的鹅卵石,高贵由此而来。实际上,这是历史积淀的结果。

而高贵并不是高高在上,高贵而亲民是王室的特点。这也是王室深受爱戴原因。这也使得英国民众十分关心王室生活,王室的婚姻、生子等等,大小事情都会引起关注,进而造成消费,也在拉动经济。所以,在英国,女王出行、英超联赛和切尔西花展,是可能造成交通堵塞的三大事件。

关于王室的亲民,我亲自感受到两点。

英国女王来到现场

一是在切尔西花展亲眼看到92岁的女王来到现场,没有前呼后拥的保镖,只有一两个助手,女王亲自拎着小包,简直就像一个邻家的老奶奶。女王来到武汉水上花园伫足很久,这是中国第二个在切尔西花展设立的独立花园。据说,女王亲自驾临切尔西花展已经五十多年了。看到女王步履缓慢地在花园里仔细观看,我想到,她在看花,更多的人是看她,因为女王在英国人心中,是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这也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在参观温莎城堡时,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女王的人格魅力。这里是女王的下榻之处,也刚刚举行过哈里王子的大婚,按说是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地方,纳闷的是,头顶总有飞机飞过,密度极大,噪音极大,我当时就想,女王不能命令飞机改航线吗?对她来说,应当不困难啊!

安德鲁王子(中)

再就是我在白金汉宫见安德鲁王子。安德鲁王子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的次子。1986年受封为约克公爵,相传也是伊丽莎白女王最疼爱的儿子。他当过海军,开过飞机,年近六十仍然风流倜傥。当他听说我的第一个英语老师是伦敦的汽车售票员,现在在从事中美民间外交,很感兴趣。他对我说,你可以到伦敦也建立一个做中英民间外交的机构,我愿意帮你找地方。

在切尔西花展

我对王子说,我很愿意,但是,也希望王子到中国时到我家做客。王子很高兴地答应了,并且交待他的助手立即联系我看什么时间方便。

王子对我们说,下次我们再见面时,就是老朋友了。果然,下午在切尔西花展现场王子见到我时,用手指着我说,别忘了,我要给你找地方呢!

六月一号,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安德鲁王子创办的一个世界性的创新活动龙门创将的决赛现场,王子给我发了邀请我到了现场,中途设备出了小问题,我看到王子亲自到了工作台前,和很具体的工作人员探讨解决办法。

这个时候,他不像一个王子,而像一个活动的秘书长。

当然,王室受到尊重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英国的传统文化和礼仪仪轨没有受到各种运动的破坏。一个伤痕累累的胴体是很难保持原貌的。

 

作者:周志兴(1965级初一入学英语班学生)


首页 | 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 | 历任校长简介 | 活动公告

学校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二旗大街19号 邮 编:100085
邮 箱:bwfx_xinfang@163.com    联系电话:82747001   招生咨询:82748820
copyright © 2019 bwfx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推荐分辨率1024x768以上
京ICP备09059553 京公网备110108002683

Copyright @ BFSU. 北京外国语大学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号/19号    邮编:100089  Supported by BFSU I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