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纪念文章 正文

【校友纪念文章】我与北外附校的故事

作者:时间:2019-06-25

     5月9日下午,我校校友63级高一英俄班杨小松夫妇、张小平,63级初一西语班叶念伦一行四人回母校参观访问。三位校友受邀做客“校友讲坛”,为初中学生代表讲述“我与北外附校的故事”。

      杨小松老师根据讲话内容认真整理出文字稿,她衷心希望北外附校的学弟学妹们学好外语,打下扎实的语言基础,成为国际化复语复合型英才!



亲爱的老师和同学们,大家好!今天是继2009年50周年校庆那次,已是我第二次回到了亲爱的母校。那一次我的感受是,曾经沉睡过数年的母校北外附校又苏醒了。从那时起我就有了能为它做什么的心愿。


回顾以往,63年在酝酿中法建交,中国对西方大门即将打开之际,为培养大量急需的外交人才,在周总理的倡导和关注下,国内有北京、上海、广州和南京四个城市,成立了从小学三年级起始的外语学校。那一年我正赶上初中毕业,即填报并被录取到新成立的,外交部直辖下的“北京外国语学院附属外国语学校”。那曾是我们国家培养外交官的摇篮。


历史在不断地变化与发展。如今的北外附也在与时俱进。成为外交官不再是同学们理想的唯一单项选择。与国内不少国际学校相比,我们的外语学校不单单是重视外语,也会与过去的外语学校同样地重视母语中文的教育。一次我外孙去向我北外附的学妹涂小燕请教英语,我外孙发现在英语教授涂小燕夫妇的书桌上,竟摆满《唐诗》《宋词》的古文书籍。涂小燕即教导我的外孙,要学好外语,必先学好中文。比如过去的老文学家和翻译家老舍、钱钟书和叶君建等,他们都是具有深厚的中文功底和造诣的,他们的译著作品才能达到“信、达、雅”。我们那时的中文课也很重视写作与朗读。我们每周有两次作文课。使我们语言的逻辑思维与表达能力都有所提高。我们朗读语文课文都德的《最后一课》时,每个人都被激发起强烈的爱国热情。据说那课文中描写的法文老师最后在黑板上写出“法兰西万岁!”的情景,使每个不同国家的读者看了,都能更热爱自己的国家。如今的外语学校的同学们,也即将被输送到语言专业的院校,甚至将来有机会留学海外。无论我们走到哪里也不会忘记我们的根在中国,也不会忘记我们人生的首要追求应是报效祖国母亲。


我们那时学习外语是按照老师指点的方法,除了课堂上认真专注地观察模仿老师的语音语调,课下也会多听录音。那时每班仅有一台磁带式录音机,不像现在有电脑手机等多种电子音频设备。我们或围坐在一台录音机旁同时听着,或排队先后有序地听外语录音,来提高我们的朗读与记忆能力。我们的外文老师事业心极强,每天从早自习到课堂,再到晚自习,教室里往往都离不开老师的身影。有时老师还会把学生约到自己的宿舍或家里做单独辅导,学生们称那叫老师给吃小灶。同学们也会自我营造外语的语言环境。课外生活中也尽量用外语思维,和用外语交流。我们按照老师的要求的,学用中外文转换思维,很快就能自如地将话语和文章从中译俄,和从俄译中了。可贵的是有其他学科的老师也积极配合我们的外语教学。比如我们的数学老师曾用俄语备课,并用俄语给我们讲数学课。我们的体育老师是华侨,普通话讲不好。他不嫌同学怪腔怪调地学他说话。他认为同学们是学语言的,随便学他说话可以提高对语言的模仿能力。


我还记得66年初,我们高三毕业班参加了文科学校提前升学考试的“小统考”。那一天我刚进入升学的俄语口试考场,扑面而来的,是二十几位严阵以待的“北京外国语学院”和“外语附中”俄语教研室的监考老师。很快我认出了自己最熟悉的面孔,那是我的班主任,也是主考官赵秀丽老师。见她亲切地对我笑盈盈的样子,我立刻放松了心情。我听到了赵老师用俄语向监考老师赞美地介绍着我说:“聪明的姑娘!聪明的姑娘!”那使得我简直忘记了是处于可能决定我命运的特殊时刻。我只记得我抓到的考签,是回答老师有关小说《青春之歌》一篇文章的问题。只听到赵老师问我:“林道静是什么时候参加革命的?”在我之前已有两位同学抓到与我同样的考签。他们的记忆力太好了,他们都是从林道静的妈妈到地主家当保姆谈起的。而我只恰到好处地回答说:“林道静17岁参加了革命。”那也正是监考老师们满意期待的正确回答。赵老师给了我高中三年中得到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俄语口试的5分。这说明,在任何场合运用外语表达时,消除紧张放松心情的重要。并且使我体会到记忆力和理解力的同等重要性。


66年中期,全国突然发生了文化大革命,全校开始停学。三年后的1968年中,学生面临分配。作为北外附最高一届66届高中毕业生,我选择了上山下乡为出路。我和60多位外语附中高三和初三的同学一起,奔赴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在北大荒屯垦戍边4年后的72年初,我幸运地被选送读工农兵学员,回京就读于北京化工学院学习无机化工专业。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化工部(后来是中石化)所属的北京化工研究院,开始从事化工科研工作。


在70年代末中苏关系开始解冻后,苏联在北京展览馆第一次举办了“苏联科技展览”。在展台上遇到苏联工作人员时,我竟意外地突然想起自以为早已经忘记的俄语句子。从科技展回来,我就自然地又重拾起俄语。我曾自费去北大上俄语的强化口语班。为了协助研究院与苏联方面的科技交流,我试图准备承担部分翻译工作。业余时间我参阅并熟记大量专业的俄语科技资料(前苏联的石油化工科研技术曾是世界领先的)。炎热夏季里我看俄文资料脑子发昏时,就用睡眠记忆法。睡一会儿,背一会儿,发现还真有效于记忆!我曾默记下翻译成俄文的我们研究院的说明书。翻译了大量的有关裂解和膜技术专业的前苏联科技专利的文献资料。凭着我在外语附中的高中外语基础和一段时间的强化学习,我的俄语考试成绩终于通过了公派留学标准。但因身体原因我未能留学去俄罗斯。在退休前我虽没有个人的科研成果,却终于获得了高级工程师的职称。那可能与在我们研究院院长接待前苏联石油部长到访我院,及俄罗斯国立古勃金石油天然气大学校长在莫斯科接见我院代表团时,我都曾在那官方场合担任过口语翻译的情况,使我在我们单位技术委员会成员中留有一定良好印象有关。不可否认的是,在石油化工方面的技术交流中我敢于做口译,能在科研单位工作经历中从事过翻译工作,是外语附中时期曾受到过老师悉心严格要求与训练,使得我在语言专长与能力上能有所发挥的结果。


我再讲几句学外语要趁早,和外语学习不能间断的体会。我女婿曾是北大高材生,他去美国“纽约大学”留学一年即读下法学硕士学位。因当时发生9.11事件不得不终止继续深造提前回国。他在外国律所工作期间,曾感觉到自己开始学习外语太晚,在国外能提高外语会话水平能力的时间太短。尽管他能胜任用外文编写法律文件的工作,并且他被聘为清华大学法律系的客座教授,能用英语给外国留学生讲授法律专业课,但他在工作中与外国人打交道,进行语言交流时就觉难以顺畅自如。所以他让儿子从幼年开始学习外语。这也证明了开设我们外语附校,让孩子们趁早学习外语的必要。另外我想我们年轻的时代,对外开放刚刚开始,还没有更多行业的人员走出去请进来的交流。外语人才仅只是外事人员的需求,高精尖的外语人才需求就有限。如今改革开放后,同学们赶上了好时代。不仅仅是外交外贸行业需要外语人才,工农业生产技术,科研开发,旅游服务等行业都要赶上并超过国际水平。即使是外交人员也应开阔各行业知识的眼界。比如我有位专学外语的朋友,在服务科技交流的场合,因专业词汇的提前准备不足,翻译时即曾遇困难和尴尬局面。而我们研究院一位曾留学过日本的副总工程师,在化学工程、分析、测试等各专业的技术讲座中,他翻译起来即全能驾轻就熟得心应手。这因为他作为院副总工程师既掌握日文的语言技能,又极其熟悉石油化工领域的多项科研技术。我还深有体会的是,外语学习不能间断。我现在仍有记忆的俄语都是中学时代学的。中年以后强化记忆的,尤其是俄语专业技术资料的内容,由于没有持续学习和使用,如今基本全忘记了。我以为现在学习外语的学生,面对升学就业职业理想的选择极为宽泛,外语之外掌握的知识面也应越宽越多才越好。愿北外附的同学们在学好中外文的同时,也不放松其它学科的学习,使自己成长为一专多能的复合型人才。


最后祝母校同学们学业有成,前途无量!


——杨小松


首页 | 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 | 历任校长简介 | 活动公告

学校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二旗大街19号 邮 编:100085
邮 箱:bwfx_xinfang@163.com    联系电话:82747001   招生咨询:82748820
copyright © 2019 bwfx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推荐分辨率1024x768以上
京ICP备09059553 京公网备110108002683

Copyright @ BFSU. 北京外国语大学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号/19号    邮编:100089  Supported by BFSU ITC